1. 首页
  2. 体育赛事

博格坎普、法尔考到齐达内,这些球星的名字都源于父亲的偶像

狂热的足球迷会用球员的名字去给自己的孩子命名,这一点在全世界都适用。

乌拉圭中场恩佐·弗朗西斯科利在1989-1990赛季效力于法甲马赛队,尽管只是短短一个赛季,但已经足以征服当时年仅17岁的马赛球迷齐内丁的心。

“我模仿他,试着学习他的动作。我想做他做的事情,一切。”齐内丁·齐达内后来说。

弗朗西斯科利激发了齐达内的踢球风格,甚至2006年世界杯决赛上齐达内的怒撞马特拉齐,也让人想起了1987年美洲杯决赛,恩佐同样用头撞击对方,吃到红牌。

齐达内的大儿子出生于1995年3月,一年后尤文图斯和河床在丰田杯相遇,齐达内告诉偶像,自己给大儿子命名为恩佐来致敬他,弗朗西斯科利一时语噎。

赛后,弗朗西斯科利将球衣送给了齐达内。这件球衣的下场有两个版本,齐达内说他把球衣给了小恩佐,让他睡觉的时候穿;齐达内的妻子则说,齐达内经常穿着那件球衣睡觉,“我不得不让他换掉”。

弗朗西斯科利可能仅仅只影响了一小部分人,但更多的球星影响了一代人。

2017年U20世界杯,一共有五名球员叫“罗纳尔多”。这批球员都出生于1997-1999年之间,他们的父亲都是罗纳尔多的真爱粉。

莱因克尔(Lineker)是一个盎格鲁桑克逊名字,意思是“亚麻种植者”,但加里·莱因克尔在上世纪80年代的表现征服了许多巴西人,今天,巴西有606人叫莱因克尔,他们都是1980年代以后出生的,其中包括前国际米兰中场费利佩·梅洛的儿子Linyker。

除了莱因克尔,巴西足球界还有球员名叫莱卡德(Raikard,致敬里杰卡尔德)、鲁迪古利蒂(Rudigullithi),甚至查尔斯·米勒(Charles Miller,巴西足球之父,将足球带到巴西的英国人)。

很多人还记得1994年美国世界杯上贝贝托庆祝儿子诞生的摇篮舞。贝贝托的儿子就叫马特乌斯(Mattheus),原因是贝贝托很欣赏德国球星洛塔尔·马特乌斯。小马特乌斯也踢球,踢中场,2017年加盟里斯本竞技,如今被租借在葡超球队吉马雷斯。

丹尼斯·博格坎普之所以叫丹尼斯,是因为他父亲非常喜欢英国球星丹尼斯·劳。

拉梅达尔·法尔考·加西亚,大家更习惯称他为“法尔考”,哥伦比亚前锋,外号“老虎”。法尔考的父亲拉梅达尔·恩里克·加西亚也是个职业球员,上世纪80年代在哥伦比亚联赛踢球,司职后卫。他很喜欢同年代的巴西中场保罗·罗伯特·法尔考,因此将“法尔考”作为儿子的中间名。

曾效力于洛杉矶银河的美国前锋埃德森·布德尔(Edson Buddle)在美职联攻入超过100个进球,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名字,其实“埃德森”取自球王贝利的名字,他的父亲出生于牙买加,也是个职业球员,担心儿子叫“贝利”太张扬,就“曲线救国”叫埃德森。贝利全名叫Ed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,其中的Edson也是致敬名人爱迪生。

17岁零361天就代表南非国家队出场、成为国家队历史上最年轻球员的里瓦尔多·科特兹(Rivaldo Coetzee),说到这,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就是致敬巴西球星里瓦尔多的吧。科特兹出生于1996年10月,他的全名叫Rivaldo Roberto Genino Coetzee,他的父亲挑选了1996年奥运会上足球铜牌得主巴西队的三名球员的名字为儿子命名,分别是里瓦尔多、罗伯特·卡洛斯和米德尔斯堡名宿儒尼尼奥(Osvaldo Giroldo Júnior)。

个人主义在19世纪发展,20世纪爆发,这引发了人们在命名上的创意。

1610年,英国44%的男孩叫做“约翰(John)”、“威廉(William)”或“托马斯(Thomas)”,但今天,流行文化在影响着人们的命名,《权力的游戏》导致名叫“Arya(艾莉亚)”的孩子激增,光是2015年,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就有280名新生儿登记了这个名字;有68个叫Khaleesi(卡丽熙),14个叫Tyrion(提利昂)。

这些名字现在可能有些突兀,但随着时间流逝,人们会越来越习惯,比如Windy这个名字,也只是在1950和1960年代间,因为迪士尼改编的《彼得潘》之后才流行起来的。

自然,今天足球也是流行文化之一,如果起名字的权力交给了父亲,那么更可能被复制一个球星的名字。比如前文提及的哥伦比亚球星法尔考,他说自己的母亲面对这个名字的时候犹豫不决,但父亲“确保了这一切”;巴西球员迭戈·马拉多纳说:“我父亲已经想好了这个名字,我母亲别无选择。”

是的,没错,巴西人迭戈·马拉多纳(Diego Maradona)。他曾在英格兰低级别联赛科林蒂安队效力(巴西的科林蒂安就是致敬这支球队),他还有两个兄弟,分别叫里维利诺(Rivelino)和普拉蒂尼(Platini)。

“当我说我的名字是迭戈·马拉多纳的时候,没有人相信。”巴西马拉多纳说,“大多数时候我都得给他们看看护照。”

有些名字的热度是一波接一波的。

随着1977年凯文·基冈(Kevin Keegan)加盟德国汉堡队,德国名叫凯文的孩子激增。三年后他回到英格兰,这个名字又走下坡路,直到1990年电影《小鬼当家》上映,片中8岁的主人公名叫凯文,因此1991年,“凯文”成了德国最受欢迎的男孩名字。

但后来凯文逐渐“污名化”,2009年奥尔登堡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,小学老师潜意识里对任何叫凯文的孩子都有偏见,如今,凯文这个名字甚至排不进德国男孩名字的前250名。

有些球星在一个国家里留下了更深刻的影响,比如芬兰球员贾里·利特马宁(Jari Litmanen),1992年之前,没有荷兰小孩叫做贾里,但仅1994年一年,就有74名荷兰婴儿取这个名字;1996年阿贾克斯连续打进欧冠决赛后,这个数字上升到了205个。直到20年后,“贾里”依然很受欢迎,2016年还有78个荷兰新生儿叫这个名字。

“克里斯蒂亚诺”和“蒂埃里”会有怎样的发展呢?C罗效力曼联的6个赛季里,英格兰有117个新生儿取名为克里斯蒂亚诺;亨利的影响力更大,2003-2004赛季阿森纳上演不败夺冠,当时有5到6个地区的登记处显示,超过100个新生儿取名为“蒂埃里”。

去年西甲赛场上,当格拉纳达对阵皇家马德里的时候,格拉纳达球员马尔克斯的孩子就叫莫德里奇;埃及后卫Ahmed Nabil的儿子叫厄齐尔。

沃特福德后卫扬马特的儿子分别叫达尼和哈维,前阿斯顿维拉后卫弗拉尔的孩子叫沙恩和哈维。这两人都是荷兰球员,看来2010年世界杯决赛输给哈维所在的西班牙队,对他们打击很大。

以球星名字命名致敬偶像,这一点确实越来越常见了,毕竟,连克里斯蒂亚诺·罗纳尔多都给他儿子取名为克里斯蒂亚诺·罗纳尔多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xyqx.com/d/2474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