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地方新闻

为何全球债市会因欧央行和特朗普提名而大幅上涨?

欧盟各国领导人周二提名了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,而且美国总统唐纳德-特朗普(Donald Trump)提名了两位美联储理事,帮助推动全球债券收益率都呈现出下降趋势,原因是人们对国际紧张形势感到担心,以及各国央行越来越多地转向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。

欧盟领导人已经提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总裁克里斯蒂娜-拉加德(Christine Lagarde)出任欧洲央行的下任行长,她将接替马里奥-德拉吉(Mario Draghi)的职务。而在大西洋彼岸,特朗普总统提名长期以来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持批评立场的朱迪-谢尔顿(Judy Shelton)和圣路易斯联储的执行副总裁克里斯托弗-沃勒(Christopher Waller)出任美联储理事。

在这三项提名出台之际,分析师目前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7月份降息25个基点;而欧洲央行也已经在最近承诺将会进一步实施政策刺激措施,其中包括购买更多债券等。

Tradeweb数据显示,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2.2个基点,至1.955%,创下了自2016年1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;德国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也下跌2个基点,创下了-0.38%的历史最低水平。

从债券市场的反应来看,,投资者可能将上述提名解读为压倒性的“鸽派”选择。但也有许多人表示,这些被提名人的背景其实并不是那么清晰。

举例来说,就克里斯汀-拉加德而言,投资者很难确定她对利率的看法,因为她既没有接受过经济学教育,也没有在央行工作过。

但许多市场人士都认为,拉加德可能会追随德拉吉的脚步,后者曾在上一次欧洲央行政策会议上作出承诺称,如果欧元区的经济状况无法取得改善,那么他将进一步推出经济刺激措施。

“拉加德到底会奉行什么样的货币政策,目前而言谁也说不准。”荷兰国际集团(ING)驻法兰克福的经济学家卡斯滕-布莱泽斯基(Carsten Brzeski)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。“在我们看来,她可能会继续采取务实的货币政策立场,而且看起来很可能将会确认‘不惜一切代价’(来刺激经济增长)的立场。”

投资者称,在拉加德获得提名后的次日(周三),欧洲国债价格呈现出上涨走势,这可能更多地是由于,市场正在对此前的“领跑者”最终落败作出反应。

德国央行魏德曼(Jens Weidmann)一度被视为最受欢迎的欧洲央行行长人选,但他的“鹰派”资历让欧洲投资者感到不安。当然,确切的说,魏德曼已经在最近几周时间里缓和了对低息政策的批评立场。

资产管理公司TwentyFour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执行官马克-霍尔曼(Mark Holman)在一份研究报告中:“让人松了一口气的或许更多的是谁不会成为新行长,而不是谁将入主欧洲央行。”

“大多数分析师原本都预计德国央行行长将会出任这个职位。拉加德可能不是‘鸽派’,但与一位受过德国财政和货币政策教育的行长相比,她更有可能推动宽松政策。”FTN Financial的利率策略师吉姆-沃格尔(Jim Vogel)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。

至于特朗普提名的美联储理事,投资者认为沃勒在货币政策问题上是个“鸽派”人士,部分原因是他曾在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-布拉德(James Bullard)手下任职。在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(FOMC)的6月份货币政策会议上,只有布拉德对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的决定持不同意见。

在6月份接受彭博电台(Bloomberg Radio)采访时,沃勒曾以日本为例,对菲利普斯曲线(Phillips Curve)提出质疑。这一广受欢迎的经济理论认为,尽管美国通胀率一直都没有达到美联储2%的目标,但较低的失业率最终会转化为更高的通胀,带来上调利率的理由。

沃勒对菲利普斯曲线的质疑可能意味着,他认为顽固的低通胀仍旧将是美国经济的一贯特征,因此可能没有理由加息来遏制通胀压力。

麦格理(Macquarie)的全球利率和货币策略师蒂埃里-维茨曼(Thierry Wizman)写道:“特朗普提名这两位美联储理事的目的是,将他对货币政策的观点引入美联储理事会,也就是:(1)通胀可能在结构性上低到了足以令美联储无视的水平;(2)因此,美联储应该推行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。”

另外,预计谢尔顿也将支持低息政策,这符合特朗普的想法,也就是美联储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来刺激经济。在最近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的采访时,谢尔顿曾称其支持调低利率——尽管她之前曾批评过美联储过去使用宽松货币政策的做法。

但是,谢尔顿缺少货币政策背景,并支持回归金本位,这招致了经济学家的猛烈抨击,他们强调指出,谢尔顿的政策观点是非正统的。

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(BMO)的美国利率策略主管伊恩-林根(Ian Lyngen)表示,美国债券市场的多头可能不想超前行动。他指出,之前特朗普提名的美联储候选人——最近一次是斯蒂芬-摩尔(Stephen Moore)和赫尔曼-凯恩(Herman Cain)——都提前放弃了提名,并未参加美国国会参议院的提名确认听证会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hxyqx.com/c/58659.html